欢迎您访问:通渭纪检监察网! 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墨乡清风 > 正文
“恺悌宜民”牛青天 “循良第一”汉儒贤
更新时间:2018-10-26 15:25:22  |  来源:定西日报  |  点击次数:2221次


清代第一循吏牛树梅

牛树梅,字玉堂,号雪樵,通渭县鸡川镇牛坡村人。清朝道光辛丑进士,官至四川按察使并署布政使衔。其为官政绩卓著,声名远扬,川人咸称“牛青天”。

牛树梅先后任隆昌、彰明、雅安等地知县、宁远知府,后任四川按察使和布政使等职。32年宦海沉浮,他勤政爱民、清正廉洁、成风化人,一直为当时官场和民间称颂。《清史稿?牛树梅传》评价他“决狱明慎,民隐无不达,咸爱戴之”,“临民之官,以不扰民为第一要务”,是清朝“第一循吏”。

时光荏苒,牛树梅名垂史册、德泽桑梓。为光大其廉洁为民之精神,鸡川镇为其立馆铸像,搜罗其著作家书、墓碑、朝珠诸物集于其馆,以飨慕名而至者;并举办廉政书画展,开设学廉馆,以昭其廉明,警示后人。今已俨然成为我市一个极有特色的廉政教育基地。

本报记者 朱红霞 牛小栋

诗书传家福祚长

牛氏满门俊采星驰

忠孝传家久,诗书继世长。

牛家先世在明成化年间,从河南偃师调任甘肃通渭教官。牛树梅太高祖牛宽,知书达理,助人为乐,被称“牛大善人”。牛树梅曾祖牛星焕入邑庠后,百责俱萃,“外御强暴之迕,内开耕读之业”。伯祖父牛鲂,清康熙四十四年(1705)乙酉科中举人。祖父牛鲁为乾隆年间拔贡,官至凤县训导。牛树梅父亲牛作麟,邑庠生,一生以耕田教书为业。牛树梅少时家贫,随父耕田读书。幼读无灯火,尝日照香板,夜读映月。嘉庆二十年(1815),16岁的牛树梅入巩昌府府学,道光四年(1824)选为贡生,十一年(1831)32岁时以第六名的成绩中举。此后会试蹉跎,三赴京城,三次落第。期间,曾先后留京拜礼部梁省吾主事、赴略阳拜贾兰圃先生为师,并被贾兰圃留聘做了一段嘉陵书院山长。十七年(1837)落第后,到岷州文昌书院任山长。直至二十一年(1841)42岁时,牛树梅第四次参加会试,得中进士。

这种诗书传家的耕读家风,让牛氏一门人才辈出。清康熙至光绪间,牛氏一门就出了两个进士、两个举人、一个拔贡、八个贡生、三个监生、一个武生、两个廪生、两个增生、十九个庠生、二十四个处士,皆以诗书文章享誉当世,其影响波及甘、川、陕。民国以降,收录新编《通渭县志》等史志的牛氏后人达20多人,有成就者100余人,大多成为科技、教育、金融等领域的精英,为人所称赞。古人云:“君子之泽,五世而斩”,俗语也有“富不过三代”之说。牛氏一门四百年耕读传家,十世风雅,堪为陇上望族!正如赵畇所言:“向疑雪樵,朴诚肫挚,或得于天独厚,今而知有自来也。”可以说,是诗书传家的家风,铸就了牛树梅“大清第一循吏”的思想基础。


清正廉明牛青天

德政坊铭名臣高节

牛树梅道光二十一年进士及第后,历任雅安县、隆昌县、彰明县知县,资州直隶州知州、宁远府知府。他奉行“勤听断,少科派”的为官之道,一心为民,清正廉明,在任期间“以不扰为治。决狱明慎,民隐无不达,咸爱戴之”。先后被“三朝帝师”祁隽藻和吏部尚书徐泽醇荐为“朴诚廉干”“循良第一”,更被四川百姓誉为“青天”。

在雅安,他限制高利盘剥,规定:“借账取息至多不过三分;要账须凭证理索,如有违者定要拘案严办,银钱照例充公,决不宽贷。”以此,他严厉惩处了一些巧取豪夺的乡绅土霸。

在隆昌,他对乘百姓诉讼而进行敲诈勒索的衙役进行了追查和处治,并制定规约,发布告示,约束役吏行为。当发现属吏有违规行为,他除了进行处罚外,还用一月内不吃肉、出入不用炮、行香不用乐、出行不用伞扇旗锣等方式进行自罚,属吏们深感内疚,乃至敬畏。他还关注民生,成立“恤嫠会”救济生活困难的寡妇。调离隆昌,士民为他建立德政坊、竖起德政碑。

在彰明,他整饬治安,同时兴办义学,教化民风,并设养济院,收容孤寡老人,深得民心,声名远扬,以致连邻县聚众劫道的何远富,也声称“不践彰明县一草一木”。后被困白鹤洞,遥呼曰:“须牛青天来,吾即出”。更为感人的是,牛树梅调离彰明时,百姓扶老携幼相送于道。

牛树梅“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”政绩突出,官声远播。至今矗立在隆昌、彰明的两座“德政坊”,铭刻着牛树梅勤政爱民的美政懿行。

道光二十七年(1847),牛树梅升任资州知州。赴任后,一切公务他都亲自阅办,以防他人假公济私,从中作祟。历年积案,亲查明断;有民争讼,予以调解,劝以礼让。下乡体察民情时,轻车简从,自备车马饭食。他一面作《劝民语》《厘正风俗事》,集众宣讲,教育百姓,一面稽查税契,削减百姓负担,深受资州百姓拥戴。

道光三十年(1850),川督徐泽醇欣赏牛树梅,“下札委署宁远府”。牛树梅着手整顿铜务,“凡有可以体恤商炉之处,无不博采深思,力与调剂”。四川铜务,由此走上正轨,“人情大觉踊跃,歇手之户,或复欣然起办。”天有不测风云。在宁远府任上,一场地震将全城夷为平地,他和儿子牛恭玉也被压在废墟中,儿子被压死,“西昌一县,有数可稽者二万余人,两学教官俱死。”获救后牛树梅强忍失去爱子的巨大悲痛,拖着伤腿奋不顾身投身抗震救灾,安抚百姓,并拿出自己的俸银1500两安置灾民。四川百姓交口称赞“天留青天以劝善”,但牛树梅“自咎德薄,不能庇民,益修省。所以赈恤灾黎甚厚,民愈戴之。”故牛树梅在宁远地区遍结恩遇,宁远官民无不爱戴。

清咸丰元年(1851)牛树梅因父亲去世,辞官回乡守孝三年。咸丰三年朝廷礼部尚书(前任四川总督)徐泽醇,以牛树梅在四川各地任职“朴诚廉幹”,恭请圣旨诏牛树梅参陕甘总督舒兴阿军事。任职期间,牛树梅目睹清廷官吏贪赃枉法、草菅人命的腐败现实。为了洁身自好,遂以自己“老病”辞谢归田。

清咸丰八年(1858)湖北巡抚胡林翼和河南巡抚严谓春,先后以“以德任民”,“循良第一”入奏,两次推荐牛树梅入朝为官。但牛树梅借病力辞,拒不入朝。

同治元年,石达开带兵入川。湖北巡抚胡林翼、河南巡抚严树森等极力推荐,四川总督骆秉章及高延祜联署恭请,清廷破格擢拔牛树梅任四川按察使,“星夜催急”,让牛树梅“不必来京谢恩”,而直赴四川上任。四川百姓闻之,奔走相告曰:“牛青天再至矣!”

牛树梅任按察使后,常巡视各地,清理积案,平反冤狱,除奸惩顽,严束胥吏,会同属吏制定《书役规费章程》,明立规约,加以限制,他生性耿直,不容苟且,理狱断案,全凭是非曲直,对托情说项送礼行贿者严词拒绝,这样逐渐引起一些官绅的不满,以至受到各种攻讦,同时又与骆秉章发生龃龉。事源石达开被俘后,有一义子、年方十二、树梅以此子既非亲生,又未成年,按律可宽免,为此与骆发生争执,骆遂奏请内用。同治三年四月,得旨内调,加布政司衔,牛树梅以老病力辞,寓居成都,应新任总督吴棠之请,主讲成都锦江书院,凡六年,人称松斋先生。


成风化人传道统

讲学书院汉儒风范

牛树梅不仅是政绩卓著的名臣,同时又是有着深厚造诣的关陇理学大师。他学宗关洛,其理学思想渊源于河东学派,由薛瑄缔造,被段坚和周惠传到陇右,后经伏羌(今甘谷)巩介亭先生传于李南晖。其祖牛星焕与李南晖同师承王希旦,二人对关中李颙及其《二曲集》特别推崇。牛星焕传之牛作麟,牛树梅师承其父牛作麟。

牛树梅时值西学东渐之际,但他坚持主张“修道以仁”,提出养量、体心的修道方法,在实学实用中达到心性完美、“主一无适”之境界。他认为:“仁者,真心也。心到真处,便有悲恻之意。凡良心笃厚之人,尽道自易,故曰修道以仁。”牛树梅“仁者,真心也”的阐释,并不合于朱熹的“存天理”学说,而是从“仁”的生命本源“不忍”之心中发挥出来,即孟子所谓“先王有不忍人之心,斯有不忍人之政矣”。“真心”之说,改变了朱熹“存灭”对立的思想,是对孔子“仁”学思想新的发挥。牛树梅进一步以为,“我辈终身读书,所谓格者何在?所谓致者何在?要格致到是非不淆。地位程期何在?其真正不淆者,大概仍是本然之良心,皭然不昧之良心也。”世间不识一字之人,剧场观戏,遇忠孝节义等事,能使愚夫愚妇一齐下泪,此岂由学识而能之哉?因此,要真正识仁兴仁,要从“天之与我”之本性发现,但人为私心浮气所蔽,不自认得。

作为一代理学大师,牛树梅一贯重视加强文教。彰明县试,见童生携持桌凳之难,创修考棚于署左,并补修书院,延贤者主之。改变地方恶俗,如彰俗“染寒瘟病死者皆不葬,置野外”,牛树梅到任即恺切晓谕,并面饬乡保,限一月毕埋。若实在无主者,报官给葬也。于是,累累枯骸,得免暴露,民人百姓,得免瘟疫散布。罢官后,于庚午、辛未、壬申、癸酉四年,主讲锦江书院。期间牛树梅为振兴书院、传承学术做了很多规定。其中《谕诸生》《书院宜戒各条》《书院应行各条》《士说》《风气说》《举业辨惑说》《书院示》等学规,从戒暄饮、戒赌博、戒吃食鸦片、戒晏起等方面,做了明确细致的规定,良好士行从“非礼勿视”的躬行实践中得来。同时,在扶持生徒良好的操行方面,牛树梅根据自己的体会,做出了《书院应行各条》,他认为“学贵务本”,应“敛身端坐,壹志凝神,字字句句都向自己身心上体贴”,不应以应试之时文,即八股文上下功夫。同时,他推荐当时的鸿儒饶拱辰、邓伯召、涂子静等到书院讲学,四川学风一时大盛。

牛树梅对关陇学派的传承,受其父亲影响,对关中李颙及其《二曲集》特别推崇,为此他在成都主持镌刻了《二曲集》,并将李颙“格物致知”的“物”扩展到“礼乐兵刑、赋役农屯”等实用学问,逐渐自成体系,形成了具有独特见解的“实学”传播体系,在甘陕、四川产生了积极影响。对儒生们孜孜不倦宣扬的烈女贞操事,牛树梅更是反对,并身体力行之。他认为大圣人本天理,准人情,乃至当不易之定论,可以息从来议礼者之分歧,不可以断章取义,残害生命。牛树梅自身经历过两次丧妻之痛,但是,其妻均为非正常死亡,按照本地习俗,她们因生育死亡,不得进入祖墓。牛树梅认为此亦不和“圣人制礼,息本忠正”的法门。故牛树梅在《遥祭王氏文》中,对难产死去的爱妻沉重地许诺:“我终不忍百年之后,弃汝于异境也。他年回家,拟将移葬汝于牛氏之土,尚无以为恨”。

名垂青史后人仰

大德懿范泽被桑梓

同治十三年,牛树梅辞川返里。其平生酷爱各种典籍,搜集了大量图书,建有牛氏藏书楼一座。虽年已古稀,仍笔耕不辍。著有《省斋文集》十二卷、《闻善录》四卷、《湑叶文存》六卷;未付梓者有《周易探源》《海国天域杂述》《幽风图》《雪樵诗存》等。诗文之余,常荷锄挑水,于村前村后遍植槐柳,享田园之乐。

牛树梅作为封建士大夫,始终以民为本,不贪不腐,革除弊政,亲民爱民,实有古之名臣风范,终为百姓爱戴。在通渭期间,彰明县民感其恩德,曾于数千里外送来寿木一副,他赠银80两,以资酬谢。但不久这些银两便被退回。牛树梅感而作书:“窃思自以菲材作令,有何好处于民?且在彰仅二年,离彰已近二十年,何以得此厚报”“今将原银仍交原差带回,或书院,或养济院,以添一滴之润,其心尚可稍安也。”其爱民为民之心,昭昭如月。

牛树梅八十四岁卒于家。延旨“从祀名宦祠,事迹编入循吏传”。各地送挽联挽幛千余幅。锦江书院挽联为:“巴蜀颂名臣,斯人不负苍生望;关西传道统,夫子堪称汉儒贤。”

由于牛树梅为官清正,当时被称作“牛青天”。有关他的故事,在四川民间广为流传,书场甚至有说《牛公案》者。至今在四川的名山大川、名胜古迹以及博物馆,都留有较多匾额题记和墨迹。

作为一代循吏,牛树梅被清廷屡次考评为“循良第一”,是一个真正视民如父母的“青天”。《清史稿?牛树梅传》称:他为“临民之官,以不扰民为第一要务”,且“决狱明慎,民隐无不达,咸爱戴之。”

1936年,当徐海东率领的红军战士经过牛家坡牛青天故里,许多四川、湖南的战士都不进牛家祖屋而是在屋檐下冒雨过夜,以示对这位满清循吏的尊敬。

“如今在全国大力推进反腐倡廉教育之际,挖掘牛树梅身上清正廉洁、爱民为民的精神元素,无疑是具有很大的现实教育意义的。”通渭鸡川镇党委书记廉国斌说。

2018年8月牛树梅纪念馆成立,旁边还建起了学廉馆,一个以牛树梅精神为源头的廉政教育基地已初具规模。“纪念馆建成后,已接待市委党校主体班学员参观三次,大家对牛树梅清正廉洁的精神极为钦佩。”廉国斌说,纪念“一代循吏”牛树梅,就是为了弘扬勤政廉政爱民精神,宣传优良家风家训,倡导修身立德正能量,传递崇廉尚洁理念,营造“清廉通渭”的浓郁文化氛围。

纪念馆后,有牛树梅手植桑树一株。据说是同治十三年牛树梅返回故里之际,临行时锦江书院学生随手折门前桑枝赠以遮阳之用。不料,行至故里,桑枝鲜嫩依旧,念及旧情,遂手植于园。悠悠岁月,几经沧桑,桑树依旧枝繁叶茂。这不就是牛树梅之精神写照吗?斯人虽逝,风范长存,高行懿德,尤泽桑梓。


敬请关注
关注襄郡清风微信公众号
手机浏览惠农资金
下载惠农资金APP